• <acronym id="xnihz"><form id="xnihz"></form></acronym>
    <code id="xnihz"></code>

      <code id="xnihz"><rt id="xnihz"></rt></code>

    1. <code id="xnihz"><ol id="xnihz"></ol></code>
      <var id="xnihz"><rt id="xnihz"></rt></var>

    2. <var id="xnihz"></var>
      1. 新聞動態
        常用鏈接 / COMMON LINK
        首頁 >  新聞動態 >  正文
        防止考生和家長上當受騙:三部門提醒考生和家長莫信謠傳謠!
        發布日期:2019年07月08日    作者:源自:龍招港    點擊量:
          

        高考前,教育、網信、公安三部門梳理匯總了歷年來“冷飯熱炒”的涉及考試階段的謠言。在高考成績公布查詢之際,三部門再次發布高考關于錄取的謠言和防范提醒。教育部實施高校招生“陽光工程”已經多年,招生政策、錄取結果都在陽光下主動接受監督,不要聽信走所謂“內部渠道”的捷徑,所有招生信息查詢和錄取均不向考生和家長收取任何費用。

        三部門送給廣大考生和家長一句話:莫信謠傳謠,只要通過省級招辦和招生高校指定渠道查詢核驗,“李鬼”必會露馬腳。

        一起來看有哪些謠言需要防范:

        高考結束后,不法分子利用考生和家長普遍存在急切、復雜、僥幸的心理,通過手機、網絡發布各種上大學的誘惑信息,比如發放獎學金、補助金、錄取通知書等。面對送上門的“意外之喜”,部分考生和家長沒能保持冷靜,不知不覺跌入不法分子早已布下的陷阱之中。

        案例

        2018年高考剛結束,河南考生小周在高考復習群里看到交錢可以提前查分的消息。小周迅速通過微信向聯系人轉賬500元,并告知對方自己的考試相關信息。轉賬后,小周被對方拉黑,無法再取得聯系。小周不僅沒有查到自己的高考成績,反而不斷收到各種騷擾電話。

        2018年高考結束后,安徽A縣考生小李接到陌生來電,對方自稱是A縣教育局工作人員,通知小李A縣正開展面向家庭經濟困難考生情況調查,如果小李符合條件且有意愿,可先繳納500元押金,屆時持錄取通知書申請領取1000元“高考補助金”并取回押金。因該“工作人員”可準確說出自己姓名、電話號碼等個人信息,小李便深信不疑,按照對方要求到銀行ATM機向指定賬戶匯款500元。之后再無法與該“工作人員”取得聯系,小李在父母陪同下到縣教育局咨詢才知上當受騙。

        2017年6月,北京市錄取工作尚未開始前,北京考生家長宋先生就收到一所著名大學H校的“錄取通知書”,該校從內部渠道得知其子在高考及多次高中考試中英語成績突出,故提前錄取到本校外語專業。宋先生對該著名大學對孩子的肯定及錄取行為十分感動,立即按通知書上留的電話與對方聯系,并向指定賬戶轉了兩萬元的入學占位費。直至后期考生被N校錄取并在北京市教育考試院網站查詢確認后,宋先生一家才大夢初醒,立即向公安機關報案。

        提醒

        按照教育部實施高校招生“陽光工程”的要求和招生工作有關規定,各省級招生考試機構和高校要建立本單位招生信息發布網站,并對高校招生信息進行“十公開”:招生政策公開、高校招生資格公開、高校招生章程公開、高校招生計劃公開、考生資格公開、錄取程序公開、錄取結果公開、咨詢及申訴渠道公開、重大違規事件及處理結果公開、錄取新生復查結果公開。

        各省級招生考試機構還會實時公開錄取工作進程安排和動態。考生要注意保護好個人信息、保管好自己的各類證件,不要向陌生人及無關人員透露個人或家庭信息。考生只需關注所在省份招生考試機構的官方網站(或微信公眾號等渠道),按照公布的工作進程和查詢辦法,便可查詢與本人錄取相關的信息,切不可聽信非官方信息。

        每年總會有一些經過包裝的所謂人脈廣的“能人”“厲害人”在高考期間活躍,他們自稱是高校或省招生辦某領導的熟人,重點針對高考成績不理想或落榜、家庭經濟條件尚可的考生和家長,鼓吹能用錢買到“校長指標”“內部指標”“計劃外指標”“點招指標”等,或可以通過自主招生等特殊渠道滿足考生“低分高錄”,讓考生錄取到心儀的院校、熱門專業等,謀取不法利益。

        案例

        2018年,貴州考生小陳報考省外某中央部門高校,因成績離該校投檔線差10分沒有被錄取。小陳的父親經人介紹認識了中間人方某。方某自稱認識省招辦領導,可以花錢錄取到該中央部門高校。在小陳父親送給方某5萬元活動費后,方某隔三差五反饋一些所謂“內部消息”,但最終答復稱省招辦已經重新投檔但由于學校沒計劃而辦不了,答應退小陳父親1萬元。之后,小陳父親向省考試院咨詢投檔工作流程,才知方某所說的情況根本不可能實現。

        2017年網上流傳一條關于武漢大學藝術預科班的招生信息,聲稱不需要專業考試和高考成績,就可直接攻讀武漢大學藝術預科班,并獲取國家承認的學歷文憑證書。一些考生和家長躍躍欲試,急于在網上交款辦理預科錄取。武漢大學獲知后,緊急發布聲明稱該校從未開設過所謂“藝術預科班”,提醒考生招生簡章要通過官方渠道獲取。

        2012年東北某省考生家長鄧先生,因孩子高考成績不理想而發愁。在某次宴席上,經人介紹認識一位自稱某部隊首長的李某,答應可幫辦理入讀軍校。在給李某交納55萬元費用后,鄧先生的孩子“如愿”被北京懷柔某軍事學院“錄取”。在入學報到時才發現該“軍校”其實是某公司在軍校內租賃場所開設的計算機培訓班。

        2010年9月,白某等人在陜西某大學校園內租房,偽造了所謂《西部計劃試點學生入學確認書》《西部計劃插班學生就業安置協議書》,通過熟人招徠考生,并以該大學名義與多名學生簽訂協議、收取高額費用。之后,將受騙學生送至某地進行軍訓。臨近畢業,學生因無法查到學籍信息才發現上當受騙。

        2015年,謝女士因兒子高考成績不理想,經中間人介紹認識“能人”劉某。劉某自稱交納48.5萬元可為其辦理北大匯豐商學院錄取手續,與北京大學統招學生享受相同待遇。9月中旬,劉某在某賓館將北京大學人力資源管理高級研修班的錄取通知書交給謝女士,并稱實際入讀的是北大光華管理學院,通知書是學校怕影響不好做的幌子。謝女士在劉某陪同下到北大國際交流中心,向劉某指定人員交納學費等5.2萬元,就讀后發現是短期培訓班遂退學。

        提醒

        高校招生不僅有“十公開”的要求,還有嚴格規范的錄取程序和監督機制,以及“30個不得”等紀律要求,考生家長想通過“花錢就能上大學”是完全不現實和做不到的。

        高校招生沒有各種所謂的內部指標,高校招生工作不僅要接受校內監督,還要在省級招生考試機構的監督下錄取。不法分子把特殊類型招生改頭換名為“特殊渠道”欺騙考生和家長,目前所有的特殊類型招生都有規范的招生考試管理辦法,取得相應資格的考生須經過多級網上公示,符合錄取要求的方可被錄取。

        近年來,總有不法分子使用近似正規高校名稱或仿冒正規高校網站混淆是非,還有使用中國、北京、首都、華北、華東、財經、管理、經濟等熱門詞匯虛構高校,在網上網下進行招生詐騙。

        案例

        2016年2月,廣東美術考生小何參加了一所自稱為“中國民族大學”的“本科院校”的美術科目單招考試。高考成績出來后,小何文化課只考了250多分,按照廣東省的分數線,她只能報考專科院校。但“中國民族大學”的招生人員卻打電話說小何的成績已經符合要求可以被錄取,還發來了學校畢業證書的樣本。小何雖然沒有在《廣東省普通高校報考指南》上查到該校,但還是心存僥幸的去報到了,交費后才發現是一所假學校。

        提醒

        教育部每年均會在官方網站公布當年全國高等學校名單,即當年具有高等學歷教育招生資格的高等學校名單。通過高考錄取的考生,按要求報到入學后具有學籍,可在學信網查詢。未在名單內的為非學歷教育培訓機構或虛假學校,考生和家長要認真核實,明辨真假,遇有疑問可與所在地省級教育行政部門核實。

        版權所有(c)哈爾濱理工大學 技術支持: 現代教育技術中心  黑ICP備05008706號

        地址:哈爾濱市南崗區學府路52號 電話:0451-86390111 郵政編碼:150080 您對網站的意見或建議聯系我們

        青青草爱色影